宋志平讲述关于北新建材的故事(配漫画)

时间:2020-02-10 04:27:12来源:<推荐访问:事迹材料

  北新建材的40年,是艰苦创业、创新发展、成绩卓越的40年。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宋志平在北新建材40周年暨2019创新发展大会上作重要讲线个故事,展望了北新未来的4个故事。......

  北新建材的40年,是艰苦创业、创新发展、成绩卓越的40年。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宋志平在北新建材40周年暨2019创新发展大会上作重要讲线个故事,展望了北新未来的4个故事。

  今天是北新的好日子,因为今天是北新建厂40周年纪念日,同时也是北新建材荣获“全国质量奖”的日子。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在大家备感欣喜的时刻,我们首先要缅怀小平同志,小平同志当年就说“要尽快把新型轻质建筑材料工厂办起来,要大批生产”。正是因为他高屋建瓴的指示,北新建设起来,才有了今天的发展。我们也要缅怀祁部长等老一代建材行业的领导,是他们的战略远见指导北新引进先进生产线、开创新型建材事业。我们不能忘记北新历任的老领导、老前辈、老干部、老科技工作者、老工人,正是他们的智慧和汗水给北新打下了坚实基础。我们也不能忘记社会各界对北新的帮助和支持,包括广大新闻媒体,他们多年来给予了北新很多鼓励与支持。今天,会上给大家发了《中国建材报》《参考消息》,《参考消息》破例给北新用了红色的报眼广告,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正是因为大家的这些支持北新才有了今天。这个时刻,我们不仅要庆祝北新所取得的成绩,还要缅怀老领导、老前辈,感谢他们和社会各界给我们的大力支持。

  首先,我先给大家重温北新过去的故事。过去这40年,北新是很有故事的一家公司,我们以前有本书就叫《北新的故事》。

  北新是改革开放的故事。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北新建材。为什么会有北新建材这家公司,就是因为小平同志当年要推每年60万平米的建筑新材料配套工厂。过去大家习惯称北新是“大板厂”,我们有最早的装配式建筑构件工厂,有全国乃至全世界自动化程度最高的一条生产线。我们引进了石膏板做内墙和吊顶,引进了轻钢龙骨做支撑结构,引进了岩棉做保温。北新当时打算怎么做?原计划在北京建设60万平米的新型建材建筑房屋工厂,但由于条块分割,我们的体系无法进入当时的建筑体系,后来就演变成一家生产建筑材料的工厂,就是北京新型建筑材料厂,生产线分别从德国、瑞典等国引进,都是世界最先进的生产线。因此我常讲,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北新建材。

  北新建材1997年在深圳上市,又是一件改革的事情,如果没有当时的上市,北新也不会发展到今天。北新上市时融资2.6亿,现在看这个数额并不很大,但在当时是很大一笔资金。上市之后,我们在资本市场又融资5亿多,加上在市场上3次融资总共融到8亿,这为北新发展奠定了非常重要的基础。北新建材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当时很多国有企业就没有这么幸运,由于资金短缺纷纷倒闭了,上一轮国企的调整大约有3000多万员工下岗。北新的干部员工避开了这些遭遇,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改革开放不仅给北新奠定了物质基础、技术基础,还使得北新人打开国门看世界,北新是最早引入国际市场观念的国有企业。我们很多人当时都很年轻,20多岁就被派到德国和瑞典学习,回来安装设备的时候,德国和瑞典很多专家长期驻扎北新,这场交流对于北新后来的市场化发展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北新是市场开拓的故事。北新的产品生产出来后要卖给谁?当时国家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阶段,很多客户要用钢材、水泥、铝材、玻璃,而北新生产的是石膏板和岩棉。我推销的时候别人就会问:“小伙子,你有钢材吗?”“没有”,“你有铝材吗?”“没有”,“你有水泥吗?”“没有”,“你有玻璃吗?”,“也没有”,“那你有什么东西呢?”我说,“有石膏板”。当时大家并不知道石膏板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岩棉。北新第一个推广开的产品是岩棉,岩棉并不是在建筑上推广的,是在工业保温、船舶上推开的,后来慢慢用在了建筑上。建筑当时不用岩棉,我们在燕化做了一个保温改造后,北新的岩棉保温技术向全国推广,全国石化和化工都用岩棉,当时有一句话“工业保温岩棉化,岩棉保温龙牌化”,那时候岩棉赚到了钱。当时我们提出“全厂保岩棉、岩棉为全厂”,因为那时候石膏板还在试生产。石膏板进入市场非常艰难,那时候没有人愿意用石膏板。北京有一位领导说“石膏板能做隔墙吗,两口子打架能把人打到石膏板墙那边,小孩尿尿能冲一个洞。”当时大家对石膏板的认识都是这种小儿科的理解。在那种情况下,北新组织建立推广队伍,这支推广队伍都是年轻职工,从全国各地来北新的青年,把大家组织起来,我给他们上课,怎么和客户讲,怎么和设计院讲,怎么推销石膏板和岩棉。

  北新的推广也是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每年在各个城市举办20多次推广会,给一些大设计院和老的工程师讲这些新材料的故事,很多推广员指导一下就到台上给这些大的总工程师讲一通,底下掌声不断。我们的石膏板是先从广东、深圳、厦门等发达地区使用,从南到北过来的,当然北京也是主要的应用地点。北京第一个使用石膏板的是长城饭店,长城饭店由美国公司设计,用的全是石膏板。当时美国大使馆的大使带着长城饭店的设计师来到北新,美国人说没想到中国还有这么好的生产线。为了推广北新石膏板,我们把长城饭店的图纸和应用工法发给全国的设计院,让大家都学会如何用石膏板。北新的市场开拓经历了其他企业没有的过程,当时不叫“销售部”,叫“推广部”,我就是推广部的部长,带着很多年轻人踏遍千山万水,去推销北新的产品。恰恰正是因为这样,北新很好地生存下来。

  北新是精细管理的故事。今天上午,我们讲质量的故事,北新是有质量故事的。我1993年在北新当厂长,第一个故事就是我们的矿棉吸声板出口到韩国的一个集装箱,集装箱里有一片吸声板上有一个工人踩的脚印,韩国人要求退货,真的就退了回来。我们的干部就觉得太小题大作,一箱子样品只有一个脚印就要退货。

  当时厂务会围绕这件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后来我说这个脚印踩在了北新的金字招牌上,踩在了我们的心上,不能小看这件事,我们要把这件事作为一个典型案例教育干部和员工,从我做起,自罚500元,500元在当时是我一个月的工资。今天上午我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演讲,就回忆起了这件往事。当年海尔为了产品质量的问题就砸了几十台冰箱,北新也经历了同样的质量反思。从那之后,我们做了ISO9000认证,我们选了当时最苛刻的法国认证公司。现在北新又引入卓越绩效管理模式,才能获得全国质量奖。北新这么多年靠什么生存?就是质量,因为北新生产的东西,产品一贯的好、质量一贯的好、服务一贯的好。北新的产品极其简单,就是石膏板。记得有次我陪领导参观,他参观完和我说,“石膏板看起来没有什么技术”,我说,“能赚钱就是最好的技术。”

  说到北新的精细管理,我们是比较早学习日本5S管理的企业,还有TQC管理,改革开放初期,大家还不知道管理是什么。北新选派很多干部到日本学习,也请来不少专家给干部上课,同时也派出不少干部到清华、北大读MBA,提升大家的管理水平和素质。北新是个精细管理的故事,因为北新是制造业,制造业就要一丝不苟、就要精细管理、就要靠质量取胜。大家注意到,北新提倡的口号一直在沿用,“质量和信誉是北新建材永远的追求”,我们很早就把它写下来。最近我找出了当年北新的六条价值观,是我在北新刚当厂长时自己写的。昨天晚上,我又认真地看了一遍这两页纸,将来这两页纸可以放在中国建材的展室,让年轻一代知道我们的过去。这些都是历史,北新是从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一路发展过来的。

  我经常和大家讲我们第一次打扫卫生的故事。那时我刚当厂长不久,接到外交部通知黑格将军要来参观北新。但当时北新的环境不堪入目,马路上全是石膏粉,院子里有十几年存放的垃圾,有生活垃圾、工业垃圾。我和工人说我们要打扫卫生,带着大家打扫了一个星期的卫生。后来我们又接到通知说黑格将军不来了,他儿子小黑格会来,我说那也行,但最后小黑格也来不了。当时的生产部长找到我说,“宋厂长,大家都在骂你,你说外国人来,他们又不来了,大家白忙活了半天,好像你在蒙大家。”我说,“我们工厂这么脏,难道不应该打扫卫生吗?我们要引入日本的5S,清扫、清洁、整理、整顿、素养”。

  我们抓两园工程,花园工厂和花园生活区,一干就干了大半年,把院子里所有的垃圾都清理完,建设了龙苑生活区、食堂,栽了1.4万棵树,种了很多草,那里是我们留有很多美好记忆的地方。后来北新工厂需要搬迁,北新建材就租用办公楼。中央建设未来科学城时,集团争取到一块地,几番周折,北新有机会建设办公楼,就是我们现在开会的地方。北新建了漂亮的研发总部,全是用这几年创新研发的新材料建设的,是真正的样板示范楼。讲北新过往的这些历史,是希望我们年轻一代要清楚,“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到哪里去。”

  北新在管理方面也下了很大功夫。今天去看,北新的每个工厂都管理得不错,经济效益也很好。想当年,我们和外资竞争的时候差点被打趴下。当初北新赚了一些钱,上了市,石膏板每平米价格卖到12.8元。但后来可耐福、拉法基、博罗等外资公司纷纷在中国建厂,把产品拉到北京西三旗总部门口“打擂台”,使得北新石膏板的价格每天都下降,一度降到了每平米6元。我说不能再降了,再降就会亏损。有时候我说北新运气好,正当我们觉得做不下去的时候,战场的形势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北京的施工单位用了外资品牌的石膏板后,发现比较“酥”,不如北新的龙牌石膏板好,北新石膏板的强度高、握钉力好,于是情况发生了转机,外资石膏板逐渐被挤出了市场,北新赢得了那一轮的胜利。

  我在《改革心路》书中“北新的至暗时刻”中写过曾经遭遇的这段挫折。我常想为什么我们赢了?其实还是因为我们的质量和服务,最终我们扳回了市场。精细管理是核心优势,把东西做好才行。产品质量要一贯的好、服务水平要一贯的好。北新有个五朵金花的故事,我们龙骨的五位发货员,那时候她们都是孩子的母亲,有开叉车的、有发货的,每来一批用户她们都嘘寒问暖,送上茶水,给客户打饭。这五位女工,她们一边工作,一边热情招待客户,迎来了很多回头客。这些都是北新的故事。北新作为一家国有企业能够生存、能够发展,和这些故事都有关系。

  北新是以厂为家的故事。“以厂为家”来自日本丰田精神,是我们学日本管理的时候从丰田引入到北新。当时的北新有南院、北院,南院是我们的工厂,占地约1平方公里,北院是我们的家属院,有6千名家属和员工,占地70多亩,十几栋宿舍楼。那时候我常讲,北新就是家,大家在一个家园,一定要把企业建设好。北新当时是怎么以厂为家的?我们有文化节,文化节的时候北新院子里会飘上两个气球,气球挂的彩带上写着“工资年年涨,房子年年盖”,周围老百姓看了说这个工厂挺有意思,怎么升这样的东西?那时候,我们每年都会涨工资,当时在西三旗地区工资水平是最高的,小商小贩卖菜的都在北新门口卖。周围很多国企倒闭了,北新建材这家企业坚强地生存下来。那时候,国企只要有土地就能给职工盖宿舍楼,我们每年都盖宿舍楼,如果大学毕业要结婚,总能分到一套小房子。

  北新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从改革开放的风雨中走过来。北新人是不容易的,一代又一代北新人都不容易。我大学毕业来北新工作的时候只有23岁,当时不知道北新未来是什么样子。弹指一挥间,40年过去了,今天的北新已发展成为这样的好企业。去年北新销售收入126亿、税后净利润近25亿,现在石膏板产能27亿平米,成为全球最大的石膏板公司,这是我们当时没有想到的。

  还有个故事大家可能不知道,当年北新上市以后遭遇价格战,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找可耐福公司谈合资,我们都同意让他们控股了,但是他们德国总部董事会研究认为北新已经不堪一击,马上会失败,已经没有合资的必要,要打死为止,最后拒绝了和北新建材合资,但没想到最后一分钟北新反败为胜。北新经过这些年的迅猛发展,绝地反击,从中国第三发展成为全球第一,掉过头超越了市场竞争者。现在全球石膏板行业最强有力的两家公司就是北新和可耐福。北新建材已开始全球布局,要在全球范围建设石膏板厂对标可耐福,北新建材的年轻一代,大家要有这种精神,要有这种气魄。

  说起北新的故事,恐怕一天一夜也说不完,我写的《笃行致远》里有一大半是写北新的。最近根据《笃行致远》的内容准备出版一本漫画书《我在企业40年》,是给北新建材1000多个经销单位的故事集,大多讲北新的过去,通过我的一些经历可以看到北新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讲了这么一大段话,实际是回忆北新的过去。接下来,再给大家讲讲北新未来的故事。

  北新未来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北新正处于一个新的历史时点。第一,我们中国人从来没有比今天更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美贸易摩擦等国际争端出现实际就是因为我们到了国际舞台的中央,环视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机场和高速,大家都能感受到中国的快速发展和变化,而去美国等地却发现和以前变化不大。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去美国觉得那里就是天堂,当时美国已经是大型机场、高速公路;而相比之下,那时候我们还是凭票供应,西三旗道路上行驶的还是马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发展,虽然我们在某些领域的水平还有待提升,但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小,此消彼涨,这种趋势引起他们的嫉妒。这就是我们今天遇到的问题,别人要遏制、要阻击,要找麻烦,认真思考这可能也在情理中,要成为世界强国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因为中国有14亿人的庞大市场,还有国际的大市场,全世界只有中国企业有这样的条件。

  我们正处在这样的时代转折点,百年未有的大变局,而且主动权在我们手上。大家要看大势,看方向,这就是大势,这就是方向,而且势不可挡。关于产业结构的变化,我们正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过去是重视速度和规模,今后是重视质量和效益。17年前中国建材销售收入只有20亿,去年做到了3500亿,排在世界500强第203位。今年世界500强企业里,中国包括台湾地区有129家,美国是121家,大陆有119家,相信明年仅中国大陆地区就会超过美国。但我们追求的并不只是规模大,我们还要力争强和优,我们需要更多像北新建材这样优秀的企业。北新建材石膏板业务做到全球第一,资产负债率只有20%,净利润24.7亿,2004年至今净利润复合增长率27.5%。

  关于北新建材的未来,我们要认真思考。王兵同志经常找我谈关于北新未来的发展,我也想在这里给大家讲讲北新未来的故事。我今年63岁了,算起来在企业刚好工作40年。企业家不常青,而企业常青,北新更要常青。这是个薪火相传的故事,是个永续发展的故事,是个基因传承的故事。

  北新的未来是跨国经营的故事。过去40年,北新完成了全国布局,由1条石膏板线条。我最近刚刚去过西藏拉萨,参观了北新在世界屋脊的生产线。北新这么多年完成了全国布局,也包括泰山石膏的加入,没有他们的重组,我们也不能这么快就完成全国布局,下一步我们还要完成国际布局。可耐福是跨国公司,什么是跨国公司?有些人并不理解,认为是国际化,其实不仅是这些。跨国公司就是总部虽然在某个国家,但它的公司是在全世界的。比如去西门子,他们总裁会这样介绍,“虽然西门子总部在慕尼黑,但我们是跨国公司”。比如去瑞士ABB,他们总裁会介绍,“我们是跨国公司,虽然总部在苏黎士,但我们不是瑞士公司,而是全世界的公司,因为我们大量的业务在中国”。

  北新下一步要朝着跨国公司发展,总部就在北京未来科学城,但企业要遍布全世界。刚才王兵同志带我参观展厅,有一个插着旗子的世界地形沙盘,上面是北新建材50亿平米石膏板全球布局规划,相信这很快也会实现。2004年,我和江林、王兵三人谈了一下午,当时北新的石膏板只有4500万平米,我们讨论北新石膏板能否做到3亿平米,成为全国第一。最后我说就这样定,先在《中国建材报》刊登广告北新建材3年要做到3亿平米。广告刊登后,很多人最初都不相信,在想北新凭什么能做到3亿平米,不过这个目标很快就实现了。现在王兵说北新要做到全球50亿平米,开始我也在想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但后来一想,我们能从过去的2000万平米做到现在的27亿平米,再做到50亿平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北新的年轻一代,后生可畏。大家想想50亿平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北新建材占有全球近50%的石膏板市场,意味着全球绝大多数国家都会插中国的国旗和BNBM的厂旗,相信这一天终会到来。北新发展经历了过去的40年,再有20年的时间,相信北新的年轻一代能达到这个目标。20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那时候我就83岁了。昨天来北新作报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费尔普斯先生88岁了,在这里做了半个小时的报告。再过20年,北新做到50亿平米时,我再到这里给大家做报告。

  说到跨国经营,刚才有位发言的干部说,他现在坦桑尼亚,马上要挥师乌兹别克斯坦。今后我们很多干部可能就要四海为家了,中国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志在世界,跨国公司都是这样。坦桑尼亚、赞比亚我都去过,这些国家都很美丽。中国人10万年前从非洲迁移出来,通过中东到东南亚,从云南、贵州那边上来。非洲大陆留着我们古老的梦想,今天我们要回去建设非洲大陆,那是我们最古老的家园。去了以后,你会看到非洲大陆的蓝天白云,到处都是原始森林,我们要在那里建工厂。埃塞俄比亚我也去过,有很好的天然石膏,海拔2600米,植被非常多,氧气并不缺。将来的非洲是下一个中国。今天北新去布局非洲、布局印度,这些都是该做的事情。

  可耐福在这个问题上抢先我们一步,可耐福在德国那么一个小地方,一定要成为跨国公司。中国这么大的地方,北新在国内布局也需要时间,现在中国的市场布局已基本做好,当然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和优化,下一步重点是进行国际布局。北新要大力培养年轻人,加强大家业务和语言的学习。烟台万华1979年成立,当时他们买的日本造的设备,现在销售收入640亿,利润160亿。万华的干部提拔有个条件,都要会讲英文,年轻人上班时每人戴个耳机都在学英文。万华是个跨国公司,在欧洲有大型的企业,万华院里也有很多外国籍的员工。万华是北新的标杆,北新可以向他们学习,通过开展培训,让年轻一代把语言学好,多招些学机、学电、学国际贸易的年轻人,让大家愿意出去,这是国际化的前提。

  北新的未来是“一体两翼”的故事。“一体两翼”是北新建厂40周年之际研究制定的发展战略。“一体”就是石膏板系统,石膏板+,不仅是石膏板,还包括配套产品体系,石膏粉料、砂浆等等,我们已经把石膏板做出“花”来了,但石膏粉料是个巨大市场。“两翼”就是涂料和防水业务。过去北新曾经讲过迈向住宅产业化的故事,北新也搞过塑料门窗、塑料管道、五金件、暖气片等。十几年过去了,北新再次做出战略选择,扩大两个业务,构建“一体两翼”。我赞成“一体两翼”战略,飞机就是一体两翼,只有“体”是高铁,插上两个“翼”就是飞机。北新有非常响亮的品牌,各大设计院、各大工程公司都首选北新的龙牌石膏板。涂料和防水是大行业,也适合北新做,我们把防水、涂料做起来,将来北新可能就是这样的销售结构,60%左右是石膏板系统、20%左右是防水、20%左右是涂料,涂料和防水材料也都会成为北新的著名品牌。

  北新的未来是创新发展的故事。无论石膏板、涂料、防水,我们都要创新发展。刚才王兵陪我参观了北新刚刚更新的展厅,每次来展厅都有新的变化、都有新的产品技术体系。有人认为石膏板很简单,但北新做得不简单,把它做成了各种各样的,我看后真得很感动。这就是创新,不停地创新,不停地发展,将来的涂料、防水都要有创新,也有很大的空间。北新名字里有个“新”字,昨天跟费尔普斯对话的时候,他就问到了为什么叫“北新”?我说北新这个“新”字是我们公司的字号,来源于北京新型建筑材料总厂的缩写,但是这个“新”字又是北新建材的核心理念,就是创新。这家公司因新而生、因新而在、因新而发展,“新”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活力和我们的未来,所以大家一定要知道我们这个招牌和别人的不同之处,我们是北新建材,要体现核心理念。

  北新的未来是共享机制的故事。北新通过改革要让经营者、广大干部和员工、年轻的一代能够分享和共享企业创造的财富。昨天《英才》杂志采访我说, “您工作到现在有什么遗憾”,我说,“有一个遗憾,就是没能在中国建材建立起让员工和干部们共享财富的机制。”万华、海螺等建立了,而我们没有。客观上来讲,我们是中央企业,管得紧一些。从主观上来看,我们有很多事情是可以做的,但没有迈开脚步去做。改革需要担当,改革需要往前走一步。我常想这个问题,如果不改革,我们年轻一代怎么能买得起房子?

  过去我在北新当厂长,那时候有政策,企业有块地就能盖房子,房子可以年年盖,那时有分房委员会,房子盖好后按规定可以分给干部职工,名单一公布,大家就能搬到新房。现在北京的房价这么高,年轻一代怎么买得起房子?这就是我一直担忧的事,也是企业改革的动力,企业由此而改革、由此而变革。过去我跟大家讲,房子钥匙在大家手里,大家只要多做利润,盖一两栋宿舍楼算并不难。今天我也想说,房子钥匙在大家手里,企业发展了,我们要共享财富,要让员工,尤其是青年员工买得起房子。很多记者问我,“宋总,您说的是什么房子?”我说,“大概80-100平方米,五、六环以外,在轻轨旁边的房子。”让年轻人通过5到10年的工作买得起这样的房子,这就是我的一个梦想,如果连这样的梦想都实现不了,可能最终没有人愿意跟着做。没有机制,神仙也做不好企业;有了机制,做企业不需要神仙。

  当年我做北新的厂长,是第八任厂长,并不比前面那七任厂长优秀。我当时36岁,大家也有看法,说我不懂生产、也不懂设备,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懂一点,那就是我懂人心。我把两个气球放起来时,干部员工的热情立刻就迸发出来了,心中的火也被点燃了。企业是人组成的,企业是人、企业靠人、企业为人、企业爱人,以人为中心做企业,只要把这些建立起来,北新就能够一往无前、就能够成为跨国公司,北新就不用有太多顾虑,每个人都会精神抖擞,每个人都会聚焦工作。世界上这样的公司有倒闭的吗?没有。做企业说起来挺复杂,其实真正做起来也简单,就是要以人为中心,谁能把人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谁能把人心中的火点燃起来,谁就能够真正成功。万华如此,华为也如此,北新建材也应该如此,因为这是最基本的规律。

  企业发展要创造财富,要让大家能够分享财富,当然也要回报股东,把股东的利益和经营者的利益、员工的利益结合起来,实现有效平衡。这是我们继续改革的故事,企业应是共享的平台。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机制改革——推开国企改革最后一扇门》,我想再努力一把,为整个央企把这扇门推开,这样我们央企才能有未来。

  我写了《笃行致远》《我在企业40年》几本书,里面有北新过去的故事。北新未来的故事还要由在座的大家继续书写,我将是你们的读者。

  《企业迷思》是经管类图书中一部不可多得的匠心之著、精品之作。该书内容浩博,逻辑缜密,通俗易懂,融思想性、实践性、可读性于一体,对于中国企业培育战略思维、提高经营管理水平、推动高质量发展、加快培育世界一流企业、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都具有深刻启示和借鉴价值,值得MBA、EMBA和所有企业创新创业者细细品读。

  对标同为双巨头的海螺水泥利润预期差在哪里? 导 语:投资海螺是否水泥行业中大规模资金最好的选择?

  2月5日上午,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到中国建材总院调研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情况,对总院加强新材料产业化、商业模式创新予以指导。中国建材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王于猛参加调研。中国建材总院党委书记、院长王益民作工作汇报。

  能读懂水泥行业的供给侧改革,也自然也能看懂了中国这三年痛苦、坎坷却必须经历的经济转型之路;相反,想不明白这些东西,自然也无法去解读中国建材这家公司,更无法去理解中国现代化转型的成本有多巨大,以及这些成本到底由谁来在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