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记丨每周文娱全镜头

2019-10-18作者:推荐访问:周记 小学生作文

  许多天才作家都有些“另类”。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彼得·汉德克就有织毛衣的嗜好。他在接受瑞典《快报》采访时说:“我当时正在擦鞋,准备去采蘑菇,斯德哥尔摩的电话就响了。我还以为是有人跟我开玩笑,也没告诉我太太。后来我的手机又响了,我才意识到这是真的。”

  彼得·汉德克与中国颇有渊源。他的话剧作品《冒犯观众》在中国文艺圈里备受喜爱。2016年访问中国时,汉德克说自己对汉字情有独钟。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旗下的世纪文景2016年引进出版了汉德克的9卷本中文版作品集,包括《无欲的悲歌》《缓慢的归乡》《试论疲倦》等,每部销量在2万册左右。世纪文景看来又要大发了!

  10月14日,韩国娱乐圈再次迎来了黑色的一天,以甜美、单纯的形象出道而被称为“人间水蜜桃”的韩国歌手兼演员崔雪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年仅25岁,正值“盛开”的年纪。

  消息一出,微博一度瘫痪,相关话题在中韩网络占据热搜榜单前几位。崔雪莉究竟因何而死?抑郁症还是网络暴力?16日上午,韩国警方表示,第一次尸检没有发现他杀嫌疑,但具体的药物反应结果,预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来。韩国娱乐圈再度被“自杀”阴云笼罩,艺人表面光鲜,背后艰难的生存环境又一次暴露在我们面前。临冬之际,这个话题的热度让娱乐圈的心境显得很冷!

  今年盛产“双黄蛋”。就在诺贝尔文学奖同时揭晓了2018和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数天之后,10月14日,英语文学最重要的文学奖布克奖也开了“双黄蛋”,而且获奖者都是女性。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与英国小说家伯纳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分享这一奖项。1974年和1992年布克奖也曾颁发过联名奖项,但在1992年之后,评选规则被修改为“不可分割”奖金。

  先前在诺奖上呼声极高的阿特伍德再次获得布克奖,也算是一个安慰。2000年她因《盲人刺客》获得布克奖,成为第四位两次获奖的作家。阿特伍德也创下一个纪录,小说没有出版就入围布克奖。

  10月12日晚,“绝色·莫文蔚世界巡回演唱会”第34场在海拔3646米的西藏拉萨市群众文化体育中心唱响。在一万多名现场观众的呐喊助力下,莫文蔚和她的“绝色Team”一起成功完成了一场挑战“世界之巅”的演唱会,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官的现场认证,创造了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当晚,细心的歌迷发现,莫文蔚其中一身白色紧身战衣,竟是2003年她开演唱会时穿过的,整整16年,好身材没有分毫变化,令人惊艳!

  看来,要在娱乐圈混出名堂,除了颜值、能力外,还要有过硬的身体素质。莫文蔚敢把梦想变成现实,也给我们上了一堂活生生的励志课。

  《诗经》名作《硕鼠》中的“硕鼠”指“大老鼠”,这几乎是学界的定论,然而,最近这一释义被安徽大学馆藏的战国竹简本《诗经》(简称“安大简”)彻底推翻,通常版本中“硕鼠”在“安大简”中为“石鼠”,意为“昆虫蝼蛄”。让一些研究《诗经》的专家学者大跌眼镜!

  10月14日,“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的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黄德宽对媒体说,简本《诗经》中的大量异文为古文字学、文献学、汉语史研究增添了宝贵的新材料。除了《硕鼠》,还有家喻户晓的名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唐代孔颖达《毛诗正义》释义:“窈窕者,谓淑女所居之宫形状窈窕然。”而“安大简”中“窈窕”为“要翟”,意思是腰好,也就是身材匀称美好。看来研学无止境,我们的教科书是不是要修改了?

  10月10日,一场名为“弦风茗月”的古琴导赏音乐会在新加坡成功举办,多位青年艺术家演奏了《梅花三弄》《流水》《渔樵问答》等经典传统古琴曲目,为观众呈现了“抚弦品茗,琴茶同韵”的优雅意境。中国古琴大师吴文光还在音乐会中穿插了题为“古琴的前世今生”的主题讲座,介绍古琴的发展史,并从古琴的器型、文化、人物、经典曲目等多方面带领观众走进古琴的世界,引导观众认识古琴并鉴赏古琴音乐。

  导赏会将中国民族乐器古琴、箫等与西洋乐器钢琴联合演绎,彰显了中西文化交融背景下民族音乐的创新活力。

  由于卢燕、濮存昕、江珊、郑云龙等实力派演员的加盟,加上何冀平金牌编剧的闪光头衔,一部名为《德龄与慈禧》的话剧引爆京沪两地线月上旬开演以来,场场爆满,好评如潮。由于每一场演出的票提前售罄,连“黄牛党”也销声匿迹。

  《德龄与慈禧》成名于上世纪末,1998年香港首演,此后多次复排,荣获香港舞台剧界多项大奖。2008年,作为“相约北京—2008奥运文化活动”推出普通话版。此次以明星荟萃的重量级阵容重现舞台,因其精彩的剧本和精湛的演技,终于为“华语戏剧”赢得叫好又叫座的美誉。

  该剧讲述十九世纪末,受西方教育的清朝宗室格格德龄郡主来到重门深锁的紫禁城。她面对身处深宫对现实世界颇为陌生又渴望了解的慈禧和光绪、一群争风斗气的后宫眷属,用自己的智慧、真诚点亮了慈禧的曙色韶光。一老一少一尊一卑,她们相悖相惜,引发一段可笑又可悲的故事。

  许多天才作家都有些“另类”。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彼得·汉德克就有织毛衣的嗜好。他在接受瑞典《快报》采访时说:“我当时正在擦鞋,准备去采蘑菇,斯德哥尔摩的电话就响了。我还以为是有人跟我开玩笑,也没告诉我太太。后来我的手机又响了,我才意识到这是真的。”

  彼得·汉德克与中国颇有渊源。他的话剧作品《冒犯观众》在中国文艺圈里备受喜爱。2016年访问中国时,汉德克说自己对汉字情有独钟。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旗下的世纪文景2016年引进出版了汉德克的9卷本中文版作品集,包括《无欲的悲歌》《缓慢的归乡》《试论疲倦》等,每部销量在2万册左右。世纪文景看来又要大发了!

  10月14日,韩国娱乐圈再次迎来了黑色的一天,以甜美、单纯的形象出道而被称为“人间水蜜桃”的韩国歌手兼演员崔雪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年仅25岁,正值“盛开”的年纪。

  消息一出,微博一度瘫痪,相关话题在中韩网络占据热搜榜单前几位。崔雪莉究竟因何而死?抑郁症还是网络暴力?16日上午,韩国警方表示,第一次尸检没有发现他杀嫌疑,但具体的药物反应结果,预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来。韩国娱乐圈再度被“自杀”阴云笼罩,艺人表面光鲜,背后艰难的生存环境又一次暴露在我们面前。临冬之际,这个话题的热度让娱乐圈的心境显得很冷!

  今年盛产“双黄蛋”。就在诺贝尔文学奖同时揭晓了2018和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数天之后,10月14日,英语文学最重要的文学奖布克奖也开了“双黄蛋”,而且获奖者都是女性。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与英国小说家伯纳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分享这一奖项。1974年和1992年布克奖也曾颁发过联名奖项,但在1992年之后,评选规则被修改为“不可分割”奖金。

  先前在诺奖上呼声极高的阿特伍德再次获得布克奖,也算是一个安慰。2000年她因《盲人刺客》获得布克奖,成为第四位两次获奖的作家。阿特伍德也创下一个纪录,小说没有出版就入围布克奖。

  10月12日晚,“绝色·莫文蔚世界巡回演唱会”第34场在海拔3646米的西藏拉萨市群众文化体育中心唱响。在一万多名现场观众的呐喊助力下,莫文蔚和她的“绝色Team”一起成功完成了一场挑战“世界之巅”的演唱会,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官的现场认证,创造了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当晚,细心的歌迷发现,莫文蔚其中一身白色紧身战衣,竟是2003年她开演唱会时穿过的,整整16年,好身材没有分毫变化,令人惊艳!

  看来,要在娱乐圈混出名堂,除了颜值、能力外,还要有过硬的身体素质。莫文蔚敢把梦想变成现实,也给我们上了一堂活生生的励志课。

  《诗经》名作《硕鼠》中的“硕鼠”指“大老鼠”,这几乎是学界的定论,然而,最近这一释义被安徽大学馆藏的战国竹简本《诗经》(简称“安大简”)彻底推翻,通常版本中“硕鼠”在“安大简”中为“石鼠”,意为“昆虫蝼蛄”。让一些研究《诗经》的专家学者大跌眼镜!

  10月14日,“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的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黄德宽对媒体说,简本《诗经》中的大量异文为古文字学、文献学、汉语史研究增添了宝贵的新材料。除了《硕鼠》,还有家喻户晓的名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唐代孔颖达《毛诗正义》释义:“窈窕者,谓淑女所居之宫形状窈窕然。”而“安大简”中“窈窕”为“要翟”,意思是腰好,也就是身材匀称美好。看来研学无止境,我们的教科书是不是要修改了?

  10月10日,一场名为“弦风茗月”的古琴导赏音乐会在新加坡成功举办,多位青年艺术家演奏了《梅花三弄》《流水》《渔樵问答》等经典传统古琴曲目,为观众呈现了“抚弦品茗,琴茶同韵”的优雅意境。中国古琴大师吴文光还在音乐会中穿插了题为“古琴的前世今生”的主题讲座,介绍古琴的发展史,并从古琴的器型、文化、人物、经典曲目等多方面带领观众走进古琴的世界,引导观众认识古琴并鉴赏古琴音乐。

  导赏会将中国民族乐器古琴、箫等与西洋乐器钢琴联合演绎,彰显了中西文化交融背景下民族音乐的创新活力。

  由于卢燕、濮存昕、江珊、郑云龙等实力派演员的加盟,加上何冀平金牌编剧的闪光头衔,一部名为《德龄与慈禧》的话剧引爆京沪两地线月上旬开演以来,场场爆满,好评如潮。由于每一场演出的票提前售罄,连“黄牛党”也销声匿迹。

  《德龄与慈禧》成名于上世纪末,1998年香港首演,此后多次复排,荣获香港舞台剧界多项大奖。2008年,作为“相约北京—2008奥运文化活动”推出普通话版。此次以明星荟萃的重量级阵容重现舞台,因其精彩的剧本和精湛的演技,终于为“华语戏剧”赢得叫好又叫座的美誉。

  该剧讲述十九世纪末,受西方教育的清朝宗室格格德龄郡主来到重门深锁的紫禁城。她面对身处深宫对现实世界颇为陌生又渴望了解的慈禧和光绪、一群争风斗气的后宫眷属,用自己的智慧、真诚点亮了慈禧的曙色韶光。一老一少一尊一卑,她们相悖相惜,引发一段可笑又可悲的故事。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