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元君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材料之二——生命的丰碑

时间:2019-08-09 00:44:41来源:<推荐访问:事迹材料

  大家好!我叫纪炜之,2011年来到洞工局工程处工作。8年来,余总一直都是我的领导、同事,更是我人生的导师!我永远忘不了2019年1月19日的下午……。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星期六,是我们连续出差的第三天。余总带领我们陪同长江委综合管理中心质量监督站的同志开展项目质量监督,同时对湖区在建项目进行检查。原本我以为,周末可以多休息一会儿,晚点出发。但余总没有这样安排,一大早就赶赴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分洪闸。洞庭湖已经有大半月没有见过太阳了,正值枯水期,工地上寒冷而泥泞。余总换上雨靴,戴上编号“013”的白色安全帽,查看工程现场。午餐后照例没有午休,十二点半直接在简易工棚开始主持进度推进会。下午4点07分,余总感觉像呛了一口气,原本笔直的身体突然一塌,扭过头对我说:小纪,帮我开一下窗户,我有点不舒服。我马上打开窗子,可回过头再看他时,就见他满脸通红,直冒虚汗,很不对劲。我赶忙扶住他,问他,要不要躺着休息一下,他说:躺着,要得。

  躺着,要得……,我知道,余总累了,真的累了……。洞工局的同事们都知道,陪余总出差太辛苦。他总是把出差行程安排得满满的,恨不得把一分钟挤成两分钟用;他总是替基层着想,竭尽全力做好每一件事。他常说:我们到基层一次不容易,要尽可能多地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这次也不例外,夜以继日马不停蹄地奔波。

  1月17日上午,在长沙参加一个工程项目的评审会议,中餐后利用休息时间起草评审意见。下午驱车200多公里赶往华容县,与长江委的同志碰面,商量督查工作行程安排,晚上又与华容县水利局的同志一起研究工程建设中的关键问题,不知不觉已是深夜。

  1月18日一早,就赶往华容县禹山镇,协调项目取土料场事宜,研究施工便桥架设方案。返回县城后,匆匆吃过午饭,就直接开会。到下午4点,各方达成一致意见。会后,又乘车1个多小时,去大通湖东分洪闸工地,检查工程质量,部署相关工作,直到晚上9点才吃上晚饭。

  躺着,要得……,作息表里从来没有“午休”两个字的余总,第一次在工作现场躺下了,却再也没有起来……。当时,一位参会的老同志赶紧拿出随身带着的速效救心丸给他吃,可这时,余总眼神已开始涣散,甚至牙齿将舌头咬出了血,再怎么喊他,已没有了回应。4点25分,120赶到,立即抢救未见好转;紧急送到医院,医护人员再次全力抢救,但还是未能出现奇迹,余总于当天下午5点20分永远离开了我们,年仅46岁。

  余总走了,走得那样突然,我至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每当我闭上眼睛,当时那一幕幕,仍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

  1月19日是周末,是余总忙完工作回家与妻儿团聚的一天。早晨,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施工单位的工友拍摄了一张照片,天上下着小雨,余总穿着雨鞋、戴着安全帽,依然是那样英姿勃勃、严谨干练。然而,这却成了余总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影像,也是留给我内心最后的身影。他的会议记录本停留在当天最后一个发言人的名字上,还没来得及记录发言内容……;随身携带的党费证的记录停留在2018年12月,最后一笔党费“69元”……。

  余总走了,走得那样突然。记得1月18日完成工作返回住地的路上,余总接到儿子的电话,给爸爸报喜,这次期末考试得了7个A,全科优秀,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和妈妈一起庆祝。余总的儿子今年13岁,特别粘爸爸,有什么事情,他都会第一时间和爸爸说。教育是爸爸一手抓的,奥数是爸爸亲自编课本、亲自教。孩子有这样的成绩,不知道倾注了这位“大忙人”多少心血。接到电话,余总笑着说:崽啊,莫急咯,爸爸明天就回!余总一直是个信守承诺的人,然而这一次给儿子的承诺,却永远无法兑现了。这一句“崽啊,莫急咯,爸爸明天就回”竟成了留给亲人最后的诀别。

  余总去世后,余总爱人曾多次问我,他走之前,有没有留下什么话给他们母子,那一刻,我不知如何回应,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想到余总再也不能关心自己的儿子,不能见证他考取大学,不能见证他结婚生子,也不能陪自己的妻儿慢慢变老,我心里五味杂陈。

  余总关心自己的孩子,同样也关心厅里的年轻人。这次出差前,还特意叮嘱我,刚下过雪,湖区冷,要多带几件衣服。厅里组织开展科普演讲比赛,余总亲自做导师带学生。青年团员开展走读洞庭活动,余总再忙也挤时间参加,为大家悉心讲解。他说,这种实地考察活动要多搞,最好每年都搞,可是今年余总再也不能参加了。余总去世后,我翻看他的微信朋友圈,背景是水利厅全体青年团员的大合照,前面的横幅是“保护洞庭湖,我们在行动”。

  我永远忘不了余总最后的眼神,那样直直的盯着前方。这眼神里有痛苦,更有对未尽事业的遗憾、对亲人的不舍、对世间的留念……洞庭湖的分洪闸工程建设尚未完工,他梦想的“数字洞庭”还没开发完成。他的孩子未成年,正着手给孩子编的一本奥数辅导书已经不可能完成……生命定格在尚未完成的那一瞬间,保持着奔走的姿态。

  余总啊,我们年轻人还在等着您再给大家讲解洞庭湖,“数字洞庭”还在等着您去规划构建,妻儿还在等着您一起吃团圆饭……。

  您生在洞庭湖,长在洞庭湖,为洞庭湖操劳一生,把一切献给了洞庭湖,您以战斗的姿态躺下了,却为我们树起了一座生命的丰碑!